手机站:电子游戏注册送20元 | 收藏本站,看精彩成人小说。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香港风流之电影大亨 乡村邪少 好色小姨

电子游戏注册送20元: 445傅家的东西

      翠珍阁的翡翠摆件一摆出来,立时轰动,人来人往,多是为了观赏这三件东西。

    尤其是那件翡翠白菜,鲜翠欲滴,惹人喜爱,可是一看标价,都却步。

    苏暖标了个不可能的数字,万两白银。

    谁家有这么多的闲钱,就为买这一株顽物?

    也有人还价,自是不肯。

    于是,一传十,十传百,这日就引来了一个人。

    苏暖看着一身富家公子打扮的梁旭,心内一突:他果真来了。

    梁旭站在四面用架子围起,高高的置于高台上的三件东西,目不转睛。

    苏暖示意张成上茶,自己在旁,眼睛觑着他。

    很快,梁旭收回目光,坐下,招手。

    苏暖近前,梁旭眨眼:“司宝司没有这样的宝物罢?你从哪里得的?”

    他的眼里有着好奇。

    苏暖吁了一口气,转身招手,木青小心捧下那株翡翠玉白菜,抱着到了面前,小心置于桌案上。

    苏暖弯腰,指着面前的翡翠白菜,给梁旭降解。

    “您瞧。这株白菜妙就妙在它的取材、雕工,一体成形,以翠玉原有的自然色泽刻出翠色的菜叶与白色的叶杆。特别是这一处,菜叶子上有几块黄斑,就似外层菜叶发黄,自然得很。当然,这块翡翠本身就绿得青翠,白得细腻。”

    见粱旭听得认真,苏暖继续:“皇上可知这株珍稀的白菜,它原先的主人是谁?”

    “谁?”

    梁旭抬眼。

    “太原傳家!以收藏闻名的太原傳家。”

    梁旭有些吃惊:“噢?这个傳家当真有钱。”

    他的目光扫过另两件东西:翡翠螃蟹与翡翠白鸡。

    “是!傳家有钱,所以傳家没了!”

    苏暖忽然提高了声,站了起来,见梁旭吃惊地看着他,又坐了回去。

    “怎么了?”

    梁旭看着苏暖。

    .......

    “你说司宝司里的东西,有许多是傳家的?”

    梁旭吃惊。

    .......

    .......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十月十一。

    是个极好的日子。

    云淡风轻,阳光暖暖地照着。

    苏暖正坐在窗户前,看王妈妈往一个大澡盆子里倒水。

    自三日前,她就没有往铺子里去了。

    小郑氏这回很是坚决,拘了她在家里,沐浴,泡澡,势必要把她整个弄得香喷喷的,打包给给郑卓信送去。

    她看雯月用手在试水温,淡绿色的水,一漾一漾的。里头是兑了各色药草的汁水,王妈妈一早就煮开,再拎了房里来,给苏暖泡洗,已经是泡了二日了。

    苏暖抬起袖子,闻一闻,感觉胳肢窝里都是药草酸酸的气味。

    可是小郑氏说,这是秘方,泡了,能强身健体。

    强什么身,健什么体?苏暖翻了个白眼。

    她这身子骨比任何人都要好,不需要在再泡了。

    可是这回没人听她的,就连一向是力挺她的小荷都点头说,要的。

    她看着满屋子的红,床上是大红的喜被,架子上是大红的嫁衣,绣着金光闪闪的金线。

    屋子里的水散发着热气,还得有一会子。

    她听了听,外面大家都在忙碌,这时候就属她最是空闲。

    她走过去,嫁衣是今日才送过来的,就搭在架子上面。

    她伸手,轻轻撩了起来,料子是极好的丝绸,顺滑闪亮,是那种纯正的红色。

    上头的金牡丹和凤凰栩栩如生,随着她的动作,一闪一闪,似乎是要活过来一般。

    这件嫁衣,听说上头的金线就花了不少银子。

    苏暖缓缓用手拉了下来,举起,在镜子面前比了一比。

    镜子里的嫁衣红艳似火,盖过了那个拿着嫁衣的人,反倒看不真切了。只看到一个女子,静静地望过来。

    恍惚间,一个身穿大红嫁衣的女子缓缓浮现,红嫁衣上头绣着闪闪的银色丝线,上头绣着大朵大朵的银色牡丹,甚至中间一对戏水鸳鸯在荡漾......她紧紧闭上眼睛,再重新睁开,那个女子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眼前这个明眸皓齿的女子,一身金色嫁衣,闪亮,贵气,身后帘子一晃,有人进来。

    贺司珍进来的时候,正看见苏暖拿着大红嫁衣在镜子前发呆。

    她轻轻地靠进,看着镜子中的人儿,由衷地:“真漂亮!”

    苏暖回头,眼神里有着泪花:“师傅!”

    贺司珍伸出双手,把苏暖轻轻地拢在怀里,说:“傻孩子,哭什么?你就要出嫁了。这是好事呀,师傅为你感到高兴,能够亲自送你出嫁,真好。”

    贺司珍嘴角含笑,眼睛里都是笑意。

    “好孩子,明日你就要出嫁,以后,你会平平安安,如意一生。”

    苏暖听着师傅的话语,感觉到背心上那一下一下地温柔抚摸,她不再说话,缓缓地抱着师傅的肩膀,闭上了眼睛。

    屋子外面,小郑氏捧了一个盒子进来,见苏暖已经坐在凳子上,正检查着手中的红盖头。

    她放下盒子,轻轻拉了苏暖的手说:“真好,我的冬姐儿!明日里忙,娘怕忘了,娘,还是要嘱咐你几句,这出嫁了的女儿,不同在家做姑娘时候,凡事得忍一忍,对公婆要孝顺,对相公要和顺.......”

    她说了一会,说不下去了,哽住了喉咙。

    正伤感,抬头一瞧,苏暖正睁着两个大眼珠子看着她:“娘,你不要我了么?”

    小郑氏一愣:“怎么说?”

    苏暖一本正经地:“之前咱们说好了的,我虽然出嫁,但是仍旧和先前一般的,娘你可以和我一起搬过去住的,师傅也可以,那新的府邸,不是去看过了?大得很,还有好几个院子空着呢。四哥答应我的。”

    小郑氏一口气哽在喉咙里,眼睛一热,她擦了擦眼角,半日才挤出一丝笑:“信哥儿他是这样说的没错,那是他孝顺。可是,娘还是喜欢住在这儿。娘在这里住惯了,现下,和你师傅两人倒是有伴儿。你们去过你们的小日子去。”

    苏暖听了,看着母亲,心下明白,母亲是不会和自己去了。只得说:“娘,那我常回来看你,其实吧,我还是喜欢在家里待着,如果成立亲就要里开娘,再也不能回来,那我还是不要成亲好了。“

    嘴巴立刻被小郑氏捂住,睁圆了眼睛,嗔道:“呸,快呸。这话也是能说的?明日里就要成亲了,说这话多不吉利呀?”

    小郑氏一脸惊怕的神色,她也是被苏暖这一波三折的亲事给弄怕了,现在是连提都不敢再提的。

    门口雯月跑进来说:“小姐们来添妆了。“

    两人就住了口,门帘被挑开。梁红玉带头走进来,一进门:“哟,新娘子在哪,快让我瞧瞧。”

    望着一圈子的笑脸,苏暖也抬了头,微微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