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电子游戏注册送20元 | 收藏本站,看精彩成人小说。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香港风流之电影大亨 乡村邪少 好色小姨

电子游戏注册送20元: 第221章

      晓日听到这话脑袋里只觉得嗡的一下变得一片空白。

    他之所以不想把家里的事情告诉妹妹就是怕她担心,一个人在国外万一出什么事儿咋整?

    这要是牵扯到她,那他非原地爆炸不可。

    邱月跟他不一样,筱月从小就没有涉及过老头子的这方面东西,一直是晓日在邱天屁股后面跑来跑去,邱月都是围着他老娘转的,并且充分遗传了他老娘的优秀基因,不仅仅人漂亮,学习还好,性格外向,特别的知书达礼。

    自己考到了国外求学,在那边也获得了各种荣誉,可以说,邱月独占了本该是他们两个人的荣誉,而晓日却只能在泥潭之中仰望她,如同仰望皓月一样。

    她是校花,他是笑话。

    晓日绝对不允许妹妹再出什么问题了。

    即便外面现在是刀山火海,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必须要到妹妹身边去。

    想啥做啥,他站起来就要走,小秃子冲他摆摆手:“别急,听我把话说完。”

    “我哪儿那么多时间?”晓日皱着眉头不耐烦的说:“长话短说吧!”

    “我能明白你的心情,我的心情跟你差不多。”小秃子说:“如果让胡天南真的跟你妹妹融合,那么他的元神就完整了,下一步他就要收回肉身,也就是你我还有你爹。”

    “我爹?”晓日眼珠一转,觉得不对劲儿啊,以前老头子在蛟儿洞可能算是比较安全的,现在是不是,有点儿不好说了。这么一想,又多了个令他头大的事儿。

    小秃子似乎能看出他的想法,于是笑了笑:“别急,你爹现在很安全,他知道他面临什么危险处境,所以他早就躲起来了。”

    “你怎么知道的?”晓日有点儿不放心的问道。

    “我跟你爹的联系要比你多得多,我没事儿就进入他的梦境当中跟他聊天,这个事儿还是我告诉他的,所以,他当然知道该怎么做了。”小秃子笑道:“你真以为你爹那么菜,说挂掉就挂掉了?他是有大功德傍身的人,区区一个妖僧番道能奈何得了他?开什么玩笑?他不过是借着这个由头隐遁,剩下一个烂摊子给你,是为了磨炼你,让你自己的缘分引导你变得更强,到时候我们三个一联手,跟胡天南对上,谁高谁低还不一定呢。如果我们能把筱月给争取过来,那么胡天南除非是绑了你老爹,否则,他还真没什么胜算。”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现在我们只能同仇敌忾,如果让胡天南逐个击破,那么我们将会比死更难受!”

    “你等会儿!”晓日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大哥,我想问你一句,这些乱七八糟的都是你猜的呢,还是有什么证据呢?”

    “这不是我猜得呀。”小秃子说道。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晓日不解的问道。

    “我没入轮回,我知道内幕是怎么回事儿,我跟你爹一研究,他给我分析出来的。”小秃子如实答道。

    “哦……呵呵呵!”晓日翻了一个白眼儿:“那大哥你要这么说的话,那咱们就不用那么紧张了,我家老头子别的优点没有,在分析问题上绝对是出类拔萃的,所有经过他仔细分析的事儿,基本上百分之百都会朝着完全不同的方向去发展。如果他认为这件事儿是个迫在眉睫的坏事,那么一定会转变成一个暖心暖肺的好事儿。”

    “你对邱天这么了解?”小秃子好奇的问道。

    晓日点了点头:“了如指掌,而且我现在觉得你说的都是实话,他确实是能为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完全是他自己分析出来的事儿而把自己给弄死,这种壮士断腕的事儿他做的太溜了。我现在一点儿都不担心我妹妹了。”

    “真的吗?”小秃子目光炯炯的看着他:“你居然不相信自己的老爹,而去相信胡天南!”

    “别的我不知道,我知道一点,二太爷不是坏人,这就够了。”晓日笑着说:“我家老头子最擅长的就是制造紧张气氛,什么事儿要是到了他的嘴里那天都要塌下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小秃子忽然长身而起,仰天大笑。

    晓日赶紧把脑袋扭到一旁,毕竟他什么都没穿,就这么晃来晃去的,他怕看了长针眼。

    “好小子!青出于蓝!”

    一个苍老遒劲的声音传来,晓日心中一惊,回头看去,赫然发现刚刚的小秃子不见了,转而变成了一个白面黑髯目光凌厉身高八尺唇红齿白剑眉星目虎背蜂腰的男子,身旁还跟着一个披挂着金盔金甲,手上提着一对儿比他本人还要高大的金锤的丑孩子,而在丑孩子的后边,居然是久违不见,以为都投胎去阿修罗道的黄天酬!

    “什么情况?!”晓日大吃一惊:“我不是在做梦吧?”

    “傻小子,看见二大爷还不快叫人?”黄天酬挤眉弄眼儿的给晓日一顿使眼色。

    晓日都快傻掉了,看着黄天酬结结巴巴的问他:“黄叔,你,你这是什么情况?难不成,你也是假死假投胎?费劲巴力的就为了骗我玩?”

    “哈哈哈哈!”他们几个一齐发笑,给晓日笑得发毛,不知道他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有大教主在,我死得了吗?”黄天酬摇头晃脑的说道:“你要知道,虽然堂营散了,可兄弟情谊还在,地府就是咱家后院儿,横着走都没问题,谁敢让我投胎?那妖僧?笑话,我随便咳嗽一声他就吓尿了,黑白无常是我兄弟,牛头马面是我朋友,想什么呢你?”

    “我都被你们玩坏了,我的亲叔儿!”晓日哭笑不得的说:“那我家老头子呢?”

    “小天在大教主麾下当差呢,你不用担心。”胡天南冲晓日微微一笑:“我就是胡天南。”

    “你就是二太爷?”晓日问道。

    胡天南点点头:“正是。”

    “那刚才那个小秃头呢?”晓日不解的问道:“也是你变化的吗?”

    “哈哈哈哈。你这孩子!”胡天南笑道:“他就是我,我也是他!”

    “你把他吃啦?”晓日打了个寒颤:“这么说,他说的是真的喽?”

    “你认为呢?”胡天南似乎对晓日十分满意:“你比你爹可强多了。”

    “不对劲儿,这里面有问题。”晓日撅着嘴问道:“二太爷,你是得道正修,不会妄语骗我,那我想请问你!”

    “尽管说!”胡天南道。

    “如果那小秃头说的是真的,他被你拿下了,那你为什么不对我老爹下手呢?”晓日问道:“你最终目的不是为了把我们都吃掉吗?”

    “笨蛋!”

    在胡天南一旁的丑孩子说话了:“你这一点就遗传你爹了,什么叫把你们都吃掉?那岂是天南能干的事儿?刚刚的肉身本就是天南所有,他们俩本为一体,不能说我把你鸡鸡砍掉了,它生出来意识,就是独立的了,你觉得那应该吗?”

    “这……”晓日眉头一皱:“这就不好说了,为什么不说你是鸡鸡的呢?”

    “谁是本体你要搞清楚啊!”丑孩子说道:“自古以来天地万物都是先有的身体后有的鸡儿,鸡儿掉了,那也是自己的玩意儿,不能说掉地上翻个身就不认祖宗了,那对劲儿吗?跟你客客气气的是念在曾经同一血脉的份上,拿锤子砸烂鸡儿,别人也不能说别的,敢觊觎鸡儿,那是动机不纯,本意不在鸡儿,就是为了让本体不完整,这样功力大减,敌人才有机会对付,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晓日眯着眼睛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丑孩子一番,说道:“你这话里有话啊,是不是上过什么政治课呀?我总感觉你说的好像是上北下南左西右东的那个蛋呢?”

    丑孩子“嘿嘿”一笑:“你要是这么认为也没什么毛病,那你能说这鸡下的蛋有了意识之后,就跟鸡没关系了吗?那蛋总惦记着把鸡给吞了,是不是痴人说梦?放在咱们现在这个问题上也是一样的,那肉身本来就是天南求了狗爷和亢金龙而生化出来的,产生自己的意识很正常,天南没有把这意识磨灭,而是送入轮回之中,让他自己找个好胎身去。也算是仁至义尽。而你爹和你,还有筱月就不一样了,你们有了自己的肉身,这是在轮回之中自己选择出来的,天南自然不忍心对你们下手,可是这样,天南就没办法恢复到巅峰状态,两难呀!”

    “你想说啥?”晓日死死的盯着他问道。

    “帮天南一个忙!”丑孩子开门见山的说道。

    “那不开玩笑一样吗?”晓日说道:“二太爷何等身份?让我帮忙?他动动手指头都比我搭上命来的容易!”

    “不会的,”丑孩子笑嘻嘻的说:“因为有我和天酬呢!”

    “这……”晓日有点儿信不着丑孩子,问道:“你是哪位?”

    “我你都不认识吗?”丑孩子双锤一震:“那你可听好了,我是你六爷!”

    晓日在一瞬间就想起来他老头子以前好像是提过,想当初堂营上面有个很牛逼的灵猴,据说还是六耳猕猴,只不过他一直没当真事儿听,没想到居然真见着活的了!

    “难道你、你就是六耳……猕猴?”晓日结结巴巴的问道。

    丑孩子“哈哈”一笑:“正是老子!”

    “可是书上说你不是被……”

    “书上的东西你也信?你傻不傻?”六耳猕猴嘲笑道:“看书就看个乐呵得了,西游记再出名不也是个小说吗?真真假假虚虚实实,那灵明石猴全都靠炒出来的名气,论武艺,真未必是我的对手。想当初我确实在他西行路上跟他切磋过,如果不是他叫来帮手,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灵明石猴?齐天大圣吗?”晓日挠着脑袋问道。

    胡天南笑着说:“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菩萨尊者法力广大,只能普阅周天之事,不能遍识周天之物,亦不能广会周天之种类,何况是你了。”

    “啥意思?”晓日没明白。

    胡天南解释道:“周天之内有五仙:乃天、地、神、人、鬼。有五虫:乃蠃、鳞、毛、羽、昆。这厮非天、非地、非神、非人、非鬼;亦非蠃、非鳞、非毛、非羽、非昆。又有四猴混世,不入十类之种”

    晓日问道:“四种?都有什么?难道还有跟齐天大圣和六耳猕猴能抗衡的灵猴?”

    胡天南大笑:“哈哈哈,当然有了!你且听好了!第一是灵明石猴,通变化,识天时,知地利,移星换斗;第二是赤尻马猴,晓阴阳,会人事,善出入,避死延生;第三是通臂猿猴,拿日月,缩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第四是六耳猕猴,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此四猴者,不入十类之种,不达两间之名。就他们四个,本领各异,不相上下。很难说出谁更厉害,单打独斗的话……”

    胡天南瞥了一眼六耳猕猴:“怕是如今的灵明石猴,也架不住这一对擂鼓瓮金锤了!”

    六耳猕猴“嘿嘿”一笑:“我这对儿锤如今可不比那定海神针铁弱!”

    胡天南笑着点点头:“强的不是一星半点,那灾星都被你炼化了,这份功德岂是那定海神针铁能媲美的?”

    六耳猕猴一听这话立刻露出向往的神色:“真想再交手试试!”

    “会有机会的!”胡天南劝道:“不仅仅是为你自己,也是为了圣君!”

    “对,这一点我自然晓得!”六耳猕猴狞笑不已。

    晓日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可以横着走了,看样子自己这俩保镖有点儿忒厉害了,黄天酬姑且不说,他的战斗力至今摸不准,但是生命力强悍无疑,横竖都死不了。而六爷这本领据说能跟齐天大圣媲美,那是什么概念?是不是如今想上南天门溜达溜达也没人敢拦着了?

    南天门都去得,那中华锦绣门还何惧来哉?

    想到此处,晓日忍不住笑出声来。

    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到他耳边,就听外面一个人狂吼了一声:“大侄子,你还好吗?给个动静啊!是不是缺氧倒在里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