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电子游戏注册送20元 | 收藏本站,看精彩成人小说。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香港风流之电影大亨 乡村邪少 好色小姨

电子游戏注册送20元: 第1059章 皇帝就是无赖

      吕惠卿最后总结道:“迎战好处极大,避战危害极大……总而言之,面对一个老卒,我们都没有勇气吗?”

    虽然大家都不是三岁孩子,但是依旧老脸火辣,很是惭愧。

    苏颂沉吟了许久,作为首相,他必须拿出决断力。

    所谓议政会议,暂时或许还没有那么强大,但是绝对潜力无穷,甚至能凌驾政事堂之上,与其受制于人,不如主动出击,以后的政事堂六部,所有高官,全都经过推选,有议政会议成员的身份,再去推行政务,面对各方攻击,也能挺直胸膛,以堂堂之师,战而胜之。

    虽然跳下凡尘,去和那些人争,很丢面子,但又何尝不是一种磨练……别以为坐上了高位就能安枕无忧,依旧要时刻警惕,要有一股子劲儿!才不会被打败。

    “就按吉甫的意思办!”苏颂道:“具体怎么操作,我还要请示陛下定夺,至于燕王那边,子由最好能写封信,把我们的打算写清楚。”

    苏辙点头,从政事堂回来,他就写信,自从火车开通之后,从洛阳到幽州,只要三天功夫,信就能送到。

    王宁安看了看,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这帮小兔崽子,不压是不行!

    这不就有了办法吗!

    也真难为他们,居然愿意跳下来,和周敦实争,很好,有点魄力!

    众所周知,议政会议未来的发展,就类似国会。

    而在内阁制的国家当中,通常由多数席次的党派组阁,领袖就是首相或是总理,其他阁员,也是从议员之中挑选出来的……这一点和总统制很不一样。

    阁员们首先是议员,所以在政策推动上面,可以理直气壮,接受议员的质询,甚至互相对喷,毫不退让。这样就可以避免议员的权力过分膨胀,当然了,凡事有利有弊,在这种条件下,能冲到阁员一级,都是战斗力十足的猛士,而那些老实巴交的循吏就被排除在外了……

    说实话,王宁安也不清楚大宋的未来要怎么走,但是作为第一个进行工业化的国家,英国的经验就很值得参考,而英国又恰恰是内阁制的典型!

    或许这是个不错的选择!

    王宁安如是判断,可文宽夫却不这么看!

    老家伙一直盼着东山再起,结果竟然是这么一个结局,苏颂,司马光,吕惠卿,章惇,这些人本身就是重臣,他们跳下来参与议政会议选拔,当然不用害怕周敦实,可问题是他文相公要放在哪里啊?

    “王二郎,你这是在找死!”

    文彦博恶狠狠道:“拙黜之恩,皆出自上。你上一次搞了百官公推首相就很过分了,这一次,你要把宰执,还有六部任命的权力,也从陛下手里拿走吗?”

    还真别说,老文一下子点中了问题的要害。

    权力的大饼就那么一块!

    以往是皇帝说了算,哪怕宰执重臣,也是一言而去。

    可王宁安定下了任期制,又定下了百官推举的模式,一下子从皇帝手里切了一大块权力。

    现在倒好,如果要想成为宰执,就要先经过议政会议的推选,这算什么?不是把人事大权从皇帝手里夺走吗?

    而且对于大臣来说,以往是皇帝任命,只要对皇帝负责,把陛下伺候好了,就无往不利。可现在多了一个议政会议,他们要向谁负责?

    如果皇帝和议政会议出现了冲突,究竟该听哪一边的?

    作为宦海浮沉一辈子的老狐狸,文彦博立刻就看出了这件事情的危险之处……“真要是这么干,要不了多久,君臣就要来一场决战,你信不信?”

    文宽夫咬牙切齿,十分笃定。

    就连王宁安都没法反驳,可不是吗?

    随着工业发展,参政的人越来越多,官僚体系越来越完备……至高无上的皇权就会被不断压缩,甚至变成可有可无的象征。

    这是历史的趋势,几乎无解。

    可问题是赵曙也是他的弟子啊,师徒两个,比起亲父子也差不多了。

    从小孩子手里抢东西,实在是太难看了!

    “哦……老夫总算是明白了!”文彦博如梦方醒,“王二郎啊,难怪你不愿意去京城,也不愿意跳出来和周敦实打擂台,就是怕自己夹在中间为难,是吧?”

    王宁安微微摇头叹气。

    “宽夫兄,你一把年纪了,按理说该想明白了,抓权力容易,可抓到了手里,如何使用,那就难了。要是用不好,就不如不要!”

    文彦博撇了撇嘴,他老人家才不信这一套呢!

    什么叫不如不要,先拿在手里再说!有权不要,那是傻蛋!

    文彦博再鄙夷也没用,王宁安已经打定了主意,他想做一个旁观者,看看自己的学生,能不能找出一条平衡之道……如果真到了走不下去的时候,师生情谊,家国天下,哪个轻,哪个重,王宁安还是分得清的。

    但是在这种时候,最忌讳的就是有人兴风作浪,唯恐天下不乱。

    “所以……宽夫兄,我要去辽阳巡视,你跟着我一起去吧!”

    “为什么?”老文气炸了,“我一把老骨头,禁不起折腾,我不去!”

    “不成!”

    “为什么?”文彦博气冲斗牛!

    “很简单,因为大宋也禁不起你折腾!”

    ……

    王宁安把文宽夫带在身边,寸步不离,文相公郁闷吐血,大好的机会,就这么失去了,看着别人表演,他只能当观众,那滋味,酸爽到无法形容。

    但不管怎么说,没有人添乱,京城的情况还在快速发展之中。

    作为真正的决策者,赵曙还没有发言呢!

    “师弟,你有什么看法?”

    狗牙儿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是问我,还是问我爹?”

    “你知道师父的意思吗?”

    “不知道!”狗牙儿老实回答,“我只知道他抱着熊猫,带着文宽夫,去视察修路了。”

    师父的爱好,赵曙很无语,只能道:“师父这么做,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他是让朕自己做决定,可是这么大的事情,真的很难!”

    狗牙儿不这么觉得,“陛下,你一言九鼎,口含天宪,还怕什么?那些人弄什么议政会议,根本是添乱……要我说,直接派一队禁军,我带着人去,把周敦实那个老匹夫给抓了,看看谁还敢提?”

    赵曙摇头,“抓?就算杀了周敦实,又会有李敦实,张敦实,刘敦实,层出不穷……这事情归根到底,是教化大兴,市民阶层膨胀,要求自我保护的必然结果,谁也扭转不了……我记得父皇曾经说过,要和万民共天下,不能和士人共天下……如今议政会议就是如此,势不可挡啊!”

    别看赵曙领兵在外年,但是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各种密报,送到他的手里,包括苏轼,晏几道,范纯礼,欧阳发,甚至王安石等等……他们的研究观察,都会定期送给赵曙,赵曙也会给他们布置任务,详细调查之后,送给皇帝参考。

    正是务实的作风,让赵曙比以往任何一个皇帝,都清楚他的帝国在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首先,以中华的体量和复杂程度,几乎没有哪个皇帝,能一个人治理天下……从秦汉以来,就是君王与士大夫共天下,只是双方在分饼的时候,大小不一而已。

    可到了大宋,本来识字率就在汉唐之上,又经过王宁安的努力,还有二十年的变法,识字人口快七成了。

    想一下,以往历代十个人,有一个人读书识字,皇帝靠着拉拢读书人,就把天下摆平了。

    现在是十个人有七个人识字,拉拢谁?怎么拉拢?皇帝手里又有多少筹码?

    稍微掂量一下,赵曙就清楚,议政会议,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师弟,这读书人都有个共同的毛病,你要是不给他们权力,这帮人就会肆无忌惮,到处编排,弄得流言蜚语漫天,人心惶惶……可假如给了他们,读书人就会小心翼翼,患得患失,生怕失去了,所以相对就容易安抚,你明白不?”

    狗牙儿挠了挠头,表示理解有难度,赵曙索性不和他说了,而是自己一个人踱步沉思。

    过了好一阵子,赵曙才开口道:“朕虽然挡不住议政会议,但是却可以掺沙子——你说,什么人对朕最忠心?”

    “那还用说!当然是将士们了!”狗牙儿笑道:“陛下御驾亲征,和将士们同甘共苦,人所皆知。禁军,边军,甚至民夫百姓,都愿意为陛下出生入死啊!”

    “嗯!”

    赵曙露出了笑容,“那就让将士们进入议政会议吧!朕绝不会辜负他们的!”

    赵曙的眼神充满了得意,他相信,自己的这个决定,能吓傻一大堆人。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不但是傻了,而且还是彻底傻了……赵曙下了旨意,把西域都护慕容轻尘给调了回来。

    让他代表西域,参与议政会议的筹备。

    慕容轻尘是什么人啊?

    那可是大名鼎鼎的煞星,拥有巨大军功的名将,这位要是回来了,掺和到议政会议,别人还怎么玩啊?

    周敦实老先生,你觉得自己还有希望吗?

    赵曙可不管这些,他又降旨,确定议政会议一共选拔名代表,其中人从军中产生,占人数的十分之一,虽然不多,但是这些丘八大爷谁惹得起?

    陛下啊,你可真够无赖的!